本会动态

文章详情页
《大寫西域(下)》:國王「無為而治」治出一個懶死的西域最小國
发布时间:2019-09-19 17:57:35来源:新世纪平台网址-澳门新世纪官网点击:13

  文:高洪雷

  單桓——西域最小的國家

  地理和歷史的地位

  西域四十八國中人數最少的國家。當三國時期車師後國大軍滾滾西來時,它就迅速滅亡了。

  多虧霍去病驅趕,城郭小國青史留名

  霍去病採取他最擅長的閃電戰、大迂回、大穿插策略,一舉殲敵三萬餘人,收降匈奴單于所封的單桓王、酋塗王及相國、都尉等。這是匈奴人永恆的恥辱,也是單桓在歷史荒灘上留下的唯一腳印。

  元狩二年(前一二一年)夏,年方十九歲的霍去病被漢武帝劉徹授命領兵出征匈奴。

  早在兩年前,十七歲的霍去病就主動請纓,親率八百輕騎,深入大漠數百里,殲敵兩千餘人,斬殺了單于的祖父,俘虜了單于的叔父,因為功冠全軍,被劉徹封為冠軍侯。而在剛剛過去的春天裡,被任命為驃騎將軍的他,率領一萬精騎從隴西郡(今甘肅西部)出擊,越過焉支山千餘里,殲敵八千九百六十人,並且得到了匈奴休屠王祭天的金人,給了匈奴沉痛的打擊。也就是說,此時的霍去病已戰功赫赫、名震朝野,成為與衛青並稱的大漢「戰神」。

  一心滅亡匈奴的劉徹,當然不想讓手中的這張王牌閒著,更不想給匈奴單于任何喘息之機。因而霍去病征塵未洗,劉徹就迫不及待地發出了再次出擊的命令。

  接到命令,身為統帥的霍去病在合騎侯公孫敖的輔助下,率數萬騎兵從北地郡(今甘肅北部)出發,兵分三路發起了河西收復戰。令人哭笑不得的是,身經百戰的公孫敖居然在大漠中迷了路,沒有發揮應有的策應作用。老將李廣的部隊則被匈奴左賢王包圍。而分兵之後的霍去病,依舊採取他最為擅長的閃電戰、大迂回、大穿插策略,先由今寧夏靈武渡過黃河,向北越過賀蘭山,穿過浩瀚的騰格里沙漠和巴丹吉林沙漠,繞道居延海,轉而由北向南,沿弱水而進,經小月氏(今甘肅酒泉一帶),再由西北轉向東南,深入匈奴境內兩千餘里,在祁連山與合黎山之間的弱水上游地區,從渾邪王、休屠王軍隊側背發起猛攻。經過迅猛、劇烈、血腥的突擊戰後,漢軍以損失三千人的代價,殲敵三萬餘人,收降匈奴單于所封的單桓王、酋塗王及相國、都尉等兩千五百人,此外還俘虜五王及五王母、單于閼氏、王子五十九人,相國、將軍、當戶、都尉六十三人,匈奴大軍被殲近三分之一。

  這就是匈奴人永恆的恥辱——河西戰役,也是西漢時期西域城郭小國單桓在河西歷史的荒灘上留下的唯一腳印。

  戰後,匈奴渾邪王投降漢朝,河西走廊被漢朝控制,這才有了匈奴婦女的那首哀怨的歌:「亡我祁連山,使我牲畜不蕃息;失我焉支山,使我嫁婦無顏色;奪我金神人,使我不得祭於天。」

  被俘的單桓王如何處置,史書上沒有交代。

  天山北麓最早也最袖珍的小城

  在這個像小炮樓一樣的城堡裡,大家天天碰面,互相能叫得出名字,就連每家的獵狗都成了朋友。據統計,這是西域四十八國中人數最少的一個國家,也可能是古往今來世界上最小的國家。

  自從遭到霍去病的橫掃,匈奴單桓部再也沒在河西地區出現過,反而是西域四十八國中出現了一個單桓國。這個西域小國的位置,李廣廷的《漢西域圖考》認為在今烏魯木齊市轄區,陶葆廉的《辛卯侍行記》則說可能在今昌吉市。而我根據《漢書》推測,它應該在呼圖壁河下游、昌吉市小東溝河下游或五家渠市以北地區。不論怎麼說,這是一個距離河西數千里的國家。

  那麼,河西的單桓部與西域的單桓國,到底有沒有關係呢?對此,史學家們爭執已久。在沒有新的考古發現前,我更傾向於採信王宗維先生的推論。他認為,這是一個部落在不同時期所建立的政權。《漢書》記載的單桓國,雖然有王、侯、將、都尉等官職,但實際上只是一個很小很小的部落。

  這個部落原來居住在酋塗王(酒泉盆地)附近,大概位置是張掖、酒泉之間。霍去病將他們擊敗後,單桓餘部一二十帳的牧民倉皇西遷,經過數十年的輾轉跋涉,最後在新疆北部的阜康市、昌吉市、呼圖壁縣一帶停下疲憊的腳步。鑑於天山附近的山谷已被其他先到的游牧部落所占據,他們只得在鄰近準噶爾盆地的空曠綠洲上紮下了帳篷。

  問題是,這裡無山可依,野曠風高,沙粒飛揚,帳篷剛剛紮下,就被狂風掀翻了。萬般無奈之下,這個習慣於游牧的部落只能像農耕民族一樣修築城堡。好在,他們人數不多,不必費力修造樓蘭那樣的大城。

  經過螞蟻搬家、燕子築巢般的辛勤勞作,天山北麓的第一座城池——單桓城,赫然出現在準噶爾盆地邊緣,像曠野裡一把立起來的錐子。那裡住著一個年輕的國王和他的一百九十三個臣民,但這已是單桓國民的全部。在這個像小炮樓一樣的城堡裡,大家天天碰面,互相能叫得出名字,就連每家的獵狗都成了朋友。據統計,這是西域四十八國中人數最少的一個國家,也可能是古往今來世界上最小的國家。

  可能你會問,他們擁有了城市,就從此由牧民變成農民甚至市民了嗎?很遺憾,單桓人沒有借此改變自己的生活習慣,闊步走向農耕文明、商業文明或城市文明,他們仍舊是日出開城到野外放牧,日暮入城回家裡睡覺,只有極少數的聰明人做起了買賣,或者為東來西往的商旅提供食宿掙點零用錢。

  據說,這樣一個隨時有可能被吃掉的袖珍小國,其國王的治國方略是「無為而治」。不過,他所謂的「無為而治」並不是中原王朝的與民生息,而是什麼也懶得做。

  國王「無為而治」治出一個懶死的國家

  單桓處在典型的暴力社會,那可是一個以拳頭論高低、用刀劍定命運的時代,你枕戈待旦、臥薪嚐膽尚且難以自保,懶與閒的結果就只能是自取其辱甚至丟掉小命了。

  西方童話裡有一個《三個懶人》的故事:從前有一個國王,他有三個兒子。對於這三個兒子呀,他真的沒有一點偏心。所以,他不知道在自己百年之後該讓哪一個兒子繼承王位。

  他臨死的時候,把三個兒子叫到床前,說:「親愛的孩子啊,我有一個最後的決定:你們當中哪一個最懶,我就把王位傳給他。」

  「父親,」老大說,「這樣說來,國家是我的了,因為我懶得很,我如果躺著想睡覺,恰巧一滴水掉進我的眼裡,那麼我乾脆不閉眼睛,睜著眼睛就睡。」

  「父親,」老二接著說,「王位應該屬於我,因為我更懶,如果我在火邊取暖,而我的腳跟燒著了,我也懶得把腿縮回來。」

  「父親,」老三最後說,「國家當然是我的了,因為我比他們都要懶,我如果站在了絞刑架上,繩索套上了我的脖子,而這時有人遞過一把鋒利的刀子,允許我割斷繩索,我卻寧可被活活絞死,也懶得舉手割斷那根繩索。」

  老三如願繼承了王位。

  如同童話中描述的,在東漢時期,單桓曾被東部的車師後部滅亡過一次,好不容易在三國初年復國了,但單桓執政的卻是這位最懶的老三,他丟了東西不找,倒了油瓶子不扶,老婆出了軌不管,城牆壞了不修,城防形同虛設,什麼也不肯做,只是安閒地享受擋不住的陽光與剩下的財富,直到眼睜睜地被車師後國吞併。

  照理說,休閒是一種生活方式,本身並沒有錯。蘇格拉底曾說,閒暇乃文明之母。梭羅(Henry David Thoreau)在少年時代就發誓,他要將《聖經》中關於一週工作六天休息一天的教義,改為工作一天休息六天。他在瓦爾登湖(Walden)畔實踐了這種生活方式:僅僅花了二十八美元就建起了棲身的小木屋,花二十七美分就足以維持一週的生活,只需工作六週就可以維持一年的簡樸生活,一年中他可以有四十六週做自己喜歡的事情。梭羅最重要的貢獻是對「國家機器」的批判,他以《公民,不服從》警惕人們國家主義的擴張。

  問題在於,人類歷史是從「動手」(刀槍)的暴力社會發展為「動口」(選票)的文明社會的過程。梭羅生活在文明社會,沒有被殺戮、被驅趕甚至因為隱居而被追究的後顧之憂,而單桓卻處在典型的暴力社會,那可是一個以拳頭論高低、用刀劍定命運的時代,你枕戈待旦、臥薪嚐膽尚且難以自保,懶與閒的結果就只能是自取其辱甚至丟掉小命了。

  可是,這個可笑又可氣的單桓國究竟在哪兒?據推測,也許單桓城遺址就埋藏在準噶爾盆地南緣眾多的唐代城堡遺址下面吧?這一區域內的古城遺址共有三處——昌吉古城、烏魯木齊烏拉泊古城和米泉下沙河古城,但這三個遺址都過於靠近河流上游,與那個緊靠著烏貪訾離的單桓似乎相距甚遠。

  或許,它已被古爾班通古特沙漠所湮埋,成為西域的又一座沙埋古城?

  單桓國——小傳歷史簡表

  匈奴之子,漢初游牧在河西走廊一帶。在部落酋長——單桓王被霍去病俘虜後,餘部西遷到今準噶爾盆地南緣的一片空曠綠洲上,創造性地修築了天山北麓第一座城池——單桓城。但從游牧到定居的轉變,使他們在走上農耕文明和商業文明道路的同時,也失去了原始匈奴人應有的野心與血性。最要命的是,他們一直不長進,麻木懈怠,得過且過,是西域四十八國中人數最少的國家。因此,當三國時期車師後國大軍滾滾西來時,它就迅速滅亡了,形同被一輛坦克碾過的一根朽木。這個故事告訴我們,東、西且彌的滅失是因為沒有改變游牧的習性,而擁有城堡的游牧民族如果不思進取,同樣難逃一死。

  西漢

  自從遭到霍去病的橫掃,匈奴單桓部再也沒在河西地區出現過,反而是西域四十八國中出現了一個單桓國。

  東漢

  單桓被東部的車師後部滅亡。

  三國

  單桓在三國初年復國,最後仍被車師後國吞併。

  相關書摘 ?《大寫西域(下)》:一個以「劫」為名的草原民族傳說國度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大寫西域(下):踏遍天山16國,解開烏孫、高昌、且彌等消失古國的歷史謎團》,野人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高洪雷

  中國年度好書榜首

  西域是一部打開的巨著,是最值得大寫的地方。

  全系列共三冊

  大寫西域【第一部全視角西域48國通史】(上):走進絲路南道11國,解開樓蘭、精絕、于闐等古國崛起與殞落的歷史謎團 大寫西域(中):尋訪蔥嶺10國、絲路北道11國,看大宛、龜茲、疏勒等古國傳奇 大寫西域(下):踏遍天山16國,解開烏孫、高昌、且彌等消失古國的歷史謎團

  本書特色

  1. 首部全景式西域史話:漢初,是西域文明史生機勃發、群星璀璨的黃金時代,經作者仔細查閱、反復甄別,發現西漢西域都護府統轄範圍內的綠洲城邦國家共48個,本書依地理位置區分為:絲路南道11國、蔥嶺10國、絲路北道11國、天山16國,是目前市面上收錄國家最多、最全面的西域史話。

  2. 資料來源廣泛且全方位:歷史學╳人類學╳考古學╳地質學╳氣候學╳西域學╳古代宗教文化學╳民族關係史╳古代戰爭史,本書吸收眾多學科的研究成果,在大量歷史資料的基礎上,以歷史事實為基本框架,在符合歷史本質的原則下,發掘歷史的真相。

  3. 寫作生動,趣味盎生:既有故事,亦有傳奇,最具體生動的文學描述,對認識中華民族的歷史、文化、社會發展和疆域變遷,具有非常突出的獨創意義。

  4. 填補西域人文史和歷史紀實文學空白的鉅著:本書具有很高的歷史學、文化學、邊政學、民族事務治理學、歷史地理學和國際關係學研究價值。

  5. 繁體中文版獨家收錄:【西域48古國歷史年表】、古地圖、歷史文物、人物圖片,一舉滿足你對西域歷史的無限想像。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丁肇九